牛逼你单总人帅话不多

王喻王中心,爱看不看。

【王喻】所谓南北差异

Day45
 
 

王杰希和喻文州多年来的交情及身上的共同点决定了他们的契合度在绝大多数时候是非常高的。

也许正因为工作上精神随时高度紧绷,在卸下队长光环后的两人才会毫不遮掩的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恋人眼前。

王杰希理解喻文州的压力,喻文州也认同王杰希的牺牲,在很多方面上双方都愿意为对方做出适当让步。

而即使到今天,在联盟冷静自持出了名的两大队长,在面对根深蒂固的南北地域差异所带来的种种矛盾时,依旧很难摸到头绪。
  
  
   
最简单的例子,喻文州就认为王杰希在一早便知道自己喝不惯B市特色豆汁儿但仍旧坚持每周周末在小区门口的早餐店买一罐豆汁的前提下,应该顺路给自己带一杯豆浆上来。王杰希也的确延续了自己心细的特质,满足喻文州的小需求,只要买豆汁那总是免不了带上一杯热豆浆。

但王杰希直到现在也没提醒过店家,往豆浆里搁点儿糖。

“少放白糖,看着都齁。” 王杰希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嘬豆汁,手边摆着一碟咸菜丝以及一碟淋了些许辣油的焦圈儿。

“豆浆要加糖才出味。”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王杰希坚持不带加了糖的豆浆回来,喻文州只好每次都自己端进厨房捣鼓一番才肯坐下来安心吃饭。

“住在B市不喝豆汁儿忒不地道。这往清朝一放还是皇家吃食儿,蛋白质丰富,清热开胃,多好。”  看喻文州端碗慢悠悠晃出来,王杰希伸筷子往豆浆碗里蘸了一点送进嘴里,紧跟着眉头一皱。“吃太甜容易得糖尿病,不唬你。”

“凉茶祛火除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级别吃食儿,也没见你喝过几次。” 喻文州嘴上叼着半根油条模仿着王杰希的口音,一整句话说的含含糊糊。

“中草药煎水说到底不就是药,哪儿能跟灌白水似的喝。”  没理会对面别扭的口音,王杰希果断拒绝了喻文州向自己推荐凉茶的提议。

“是药茶。” 偏头躲开王杰希递到自己嘴边那盛着豆汁的碗,喻文州再次纠正了王杰希对于凉茶的说法。

“那不也是药?” 王杰希的指腹轻轻擦过喻文州嘴角拭去留在那里的甜腻豆浆渍,很自然的将指尖往自个儿唇上一放舌尖探出快速舔走液体,而后咂了咂嘴。“还不如喝豆浆。”

喻文州闻言抬起头,端起碗凑到王杰希面前。“壮士,干了这碗甜豆浆。”

“壮士已为豆汁捐躯。”
  
  
  
又比如王杰希觉得吃火锅的时候油碟里如果不放麻酱以及腐乳,那这火锅算是白吃了。

而喻文州则吃惯了汤底以咸鲜为主的广式火锅,注重保持食材本身香味,从锅里捞起来晾凉以后直接往嘴里送,很少会在吃前再经其他调料二次上味。

寒冷的冬季,和爱人坐在一起吃一锅热气腾腾的火锅,再美好不过。

喻文州不想每次都用石头剪刀布这种幼稚的方式来决定今天他们是吃B市涮羊肉还是广式打甂炉。

王杰希也懒得连吃个火锅都要绞尽脑汁和喻文州斗智斗勇。

双方都不愿意轻易妥协,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场面。

“你吃过重庆牛油火锅吗?”

“你想知道川渝地区的火锅是什么味儿吗。”

异口同声的问句一出,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没有。不过听说味道很厚重。”

“不太想,那儿的火锅以麻辣为招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所以还是涮羊肉吧,正好快冬至了。”

“打甂炉比较适合现在吃,清淡热乎。”

“都过点儿了,懒得忙活。凑活吃饺子吧,下次再说。” 王杰希大手一挥截断关于火锅的话题,起身走近冰箱,拿出一袋速冻饺子冲喻文州晃了晃。

“香菇猪肉。” 喻文州认为自己不能在吃饺子的事上再向土地主王杰希妥协。

“不,只有猪肉白菜。” 王杰希同样不肯松嘴。
  
   
   
再比如王杰希花了整整两个冬天才让喻文州相信,下雪的时候在外面儿走是真的不需要打伞。只有理论基础的喻文州觉得雪花落到大衣上会化成水打湿外衣,而王杰希用多次实践结果证明在零下几度的环境里雪根本不会化,更别提打湿外套。

 
又恰如喻文州一直以为室内暖气温度是没法控制的,直到前段时间裹着羽绒被在床上闭目养神的王杰希嫌热,在喻文州不可置信的注视下从床上翻起来捣鼓了几下暖气片儿后面的开关。
   
  
再或者比如在G市问路,热心路人会连比带画的说,先直走等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就右转。而等喻文州拖着行李箱举着手机在B市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凌乱到无话可说的时候,他才发现世界有些不美好。

因为王杰希告诉他路口附近不能停车,所以喻文州得自个儿先往北走二十来米到一个丁字路口,拐进去再以后往东走几步才能看到王杰希的车。

喻文州保持举着手机的姿势抬头看了看天,有些难为情的开口。 “杰希,现在阴天,没有太阳。” 所以真的没法儿判断你说的东南西北到底是指哪个方向。

“……搁那儿等着,我过来接你。”
  
  
  
抛开南北地域差异来看,两人依旧有着许多小分歧。

比如王杰希只吃软桃,肉软汁多;而喻文州格外偏爱硬桃,咬起来嘎嘣脆。

比如王杰希无论拼音输入还是英文输入都用二十六键,而喻文州拼音输入用九键英文输入用二十六键。

比如王杰希会在早晨连续设置五个闹钟,每个闹铃间隙时间为三分钟。喻文州则只准点设一个闹铃,铃响就起床。

比如喻文州死活不肯穿秋裤,再冷的天也一条长裤满地跑。王杰希没办法,只能在每次上床时抢先一步扒下喻文州的裤子,对准小翘臀佯装狠拍几下再轻轻吹气儿揉几下。

再比如一向不爱吃甜的王杰希每到端午会选择马蹄粽蘸白糖的吃法,而嗜甜的喻文州热衷吃鲜肉粽。

又比如王杰希说话语速一快就会无意识的将B市语言中的吞音这个技能发挥到极致,而喻文州往往会在王杰希那一串连珠炮似的话出口以前快速转换成粤语。二十分钟以后王杰希总会率先停下来,一边给喻文州倒水润嗓一边给自己撑场子。“喻文州,注意你的言辞,我也不是一点粤语都听不懂的。”

“扑街啦你。”

“喻文州你大爷。”

“王杰希,注意你的言辞,毕竟我也不是一点B市方言都听不懂。还有,我没大爷。”

两人相处,越往后走越容易发现对方和自己的不同点,也许会因此而惊喜,也许会因此而烦闷。

好在王杰希和喻文州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在发现彼此和自己的差异后,调整自身做出适当改变,让双人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南北地域差异说到底都是云烟,只要彼此相爱就好。
  
  
  
  
END.

评论(31)

热度(323)